中共衢州市委党史研究室

中共衢州市委党史研究室改版上线!

柯城区汪村“中国空军第十三航空总站”营房遗址

作者:        文章来源:本站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7/9/16 13:05:38

位于衢州城西5公里处常山港南岸的双港街道汪村村。

上世纪四十年代是国民党驻衢空军第十三总站。当时的驻地空军官兵称其为“石头山”。它与二次世界大战中著名的“杜立德行动”有着密切的联系。

 1941年12月8日清晨,日军偷袭珍珠港,美军损失惨重美国为了重振士气,1942年春,白宫和五角大楼计划轰炸日本本土。当时,美国海军战机航程不足,故决定用陆上轰炸机B-25在航空母舰上起飞,轰炸日本本土。但是, B-25轰炸机无法在航空母舰上降落,便决定归航时到中国衢州机场降落。
  美国大黄蜂号航母预定4月18日傍晚到达离日本四百处海面,随即B-25起飞,夜航轰炸东京以后,19日清晨飞到中国衢州机场降落。不料,大黄蜂号驶至离日本八百处,遭遇了日本巡洋舰。为避免日方发现,B-25轰炸日本东京、名古屋、大阪等地之后,飞到中国大陆已是晚上,由于气候条件恶劣和飞行员对航线陌生(有一架甚至飞到了海参威),再加上衢州机场未得到美机返航时间提早的通知,未能及时开放机场,致使15架B-25燃油用罄后全部坠毁,飞行员跳伞。
  这就是二战史上著名的“杜立德行动”。
  1942年4月19日凌晨三时许,驻衢空军第十三总站的官兵从收音机里听到东京被炸的消息,都兴奋不已。早晨五时许,陈又超站长召集各部门主管,通报美空军B-25将自东京回航衢州机场,命令各相关单位、人员、机具紧急待命,分配降落安全接待任务等待B-25的到来。
  6时许,云层中传来隆隆机声,从东北方向自远而近,从飞机声判断,似在一架以上,估计自东京到衢州航程,可能分梯次到达。然而,官兵们等来的,不是B-25,而是3架黑色无国徽小型战斗机。这3架飞机先是低空侦察,继而机枪扫射,接着,又飞来几架轰炸机,自跑道东段开始狂轰滥炸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他们不敢开放机场,因为接到的命令是B-25翌晨才能到达。想不到B-25提前起飞,提前归航,衢州方面又未及时得到通知,以致B-25在当晚8时至10时飞到浙江上空,油尽坠地,酿成悲剧。。
  16架B-25轰炸机中,1架(5人)迫降于苏联远东地区,飞行员即被苏联当局羁押。另外15架油料用罄后,飞行员分别在浙江、江西,或在浙闽、浙皖边境上空跳伞,飞机随之坠毁。机上75名美国飞行员中,除3人丧生、8人被日军抓获外,其余64人都得到坠机地区军民救助而脱险,衢县、遂昌、江山、常山、临安、上饶、沙溪、宜黄等地,均有美国飞行员获救。
  B-25轰炸机群的飞行员,背上都缝着中华民国的国旗,大多数会讲“衢州、蒋介石”这两个中文名词,还有几位会书写出发前上级告知的赴集中地点的中文求救信件。

燃料用罄后,3号机、5号机、10号机、11号机和12号机的飞行员,都在衢州附近上空跳伞;4号机、13号机、14号机上的飞行员,在上饶附近跳伞。从这8架B—25上跳下来的飞行员,4月19日起,陆续由当地军政人员或老百姓送到驻衢空军第十三总站。
  第十三航空总站热情接待陆续送到的美国飞行员,由翻译官陈琳与懂英语的钱南欣与之沟通,并请来会做西餐的厨师和最好的西医。驻地四周有纪律最严明的警卫把守,可称万无一失。

 杜立德和他的1号机组成员是在临安获救的。他在西天目山浙西行署休息了几天,然后由浙西行署的一位军官和一位译员护送到驻衢空军第十三总站,与陈又超站长洽谈飞行员转移事宜。此时日军已策动进攻衢州,情况异常紧急。4月29日,举行午餐会后,中美空军官兵互道珍重。杜立德率领在衢州的3号、4号、5号、10号、11号、12号、13号、14号机组人员,一行34人,登上车篷密闭的军车,沿途由军警保护,奔赴衡阳。5月3日,杜立德一行由衡阳机场登机飞往重庆。在重庆短暂逗留期间,杜立德受到了蒋介石夫妇的接见,还获得了中国的勋章
  日军最高指挥机关从在象山和南昌俘获的美国飞行员口中,了解到B-25轰炸机队的加油地点是衢州机场后,为摧毁浙赣两省的中国空军机场,集中9个师以上的兵力,发动了大规模的浙赣战役1942年5月15日至8月中旬,日军对杜立德轰炸机队飞行员的主要集结地衢州发动大规模进攻,并使用了细菌武器。军事重镇衢州于6月7日陷落。
  日军在占领衢州及所属县区后,即大抓民夫犁毁机场,烧毁街市房舍,掳走机器设备和金属制品,且随意杀人示威。此次日军犯衢,仅衢州市区,经济损失达一亿四千二百万元。  

在有美国飞行员获救的江山县长台镇和清湖镇,日寇采取了疯狂的报复,两镇居民被日军残杀27人,烧毁房屋88间,房产和财物损失达四十万元。被杀的居民中,有81岁的老公公和67岁的老婆婆。
  杜立德中校因“B-25行动”,成为美国人心目中的英雄。他1942年9月担任驻北非的第十二航空队司令,1943年任驻地中海的第十五航空队司令,1944年1月任驻英国的第八航空队司令,军衔升至中将,而且他指挥的轰炸飞机飞过三个轴心国的首都:日本东京、德国柏林和意大利罗马。1945年战争结束后他退役。鉴于他对美国空军的杰出贡献,1985年,里根总统授予他四星上将军衔,1988年布什总统授予他美国最高文职勋章——总统自由勋章。
  1992年3月13日,中国的五位耄耋老人登上飞往美国的飞机,此行是应时年95岁的杜立德将军之邀,参加杜立德轰炸机队协会举办的“杜立德行动50周年”庆典活动。这五位老人是:曾健培、陈慎言、朱学三、刘芳桥、赵小宝。

在美国的十多天里,五位老人受到美国人民的种种礼遇和热情款待:美国总统乔治·布什致信问候,国防部长切尼亲切会见,美国明尼苏达州政府颁发给他们《荣誉市民证书》。
  1997年,衢州的友好城市美国雷德温市政当局赠送给衢州市政府一架B-25轰炸机模型。与这架B-25轰炸机模型一同珍藏在衢州市档案馆库房中的,还有一块1990年9月美国杜立德航空考察团到衢州考察时,团长布莱恩·穆恩先生赠送给衢州市政府的一块“多谢”铜牌,这块铜牌制作精美,上有健在的44位当年获救的B-25飞行员的签名。
  1998年12月,当年在江山县双溪口东积尾村获救的约翰·伍尔德里奇先生,携夫人专程来到东积尾村,探望救助过他的毛继富及其他村民。一位叫毛洪章的老先生,将小时候从昌北洋村拣来的一块3号飞机残片,送给了约翰·伍尔德里奇先生。 

1947年8月,蒋介石为纪念戴笠,利用空军十三总站废弃的营房办雨农中学,蒋介石、宋子文、孔祥熙、梅乐斯各捐2500美元,以充学校经费,由梅乐斯、胡宗南、汤恩伯、姜绍模为校董,姜绍模兼任校长,任命戴笠之子戴藏宜为校务主任。原江山中学校长周仁贵应聘出任教务主任。

同年10月10日,雨农中学开学,设高、初中共六个班级(高一新生两班、初一新生两班,初二、初三插班生各一班)。

1949年5月,雨农中学由中国人民解放军衢州军管会接收,在周仁贵主持下复课。暑假中并入衢州中学,周仁贵任衢州中学校委会第二副主任。其汪村校址,部分改办衢州林业技术学校,部分拨给自城区迁来的衢州师范学校使用。

自上世纪五十年代至今,空军十三总站遗址多次办学、办厂,现在还有一些土地荒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