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衢州市委党史研究室

中共衢州市委党史研究室改版上线!

华岗:殒身真理寄此生

作者:李啸 蓝正伟 郑曦        文章来源:衢州新闻网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6/30 8:41:40

    1848年2月,共产主义运动的先驱马克思、恩格斯联合撰写的《共产党宣言》正式发表。横空出世的马克思主义,如同一道闪电划过暗夜,昭示着东方的未来。

    斗转星移,距离《共产党宣言》问世已走过了170年。暮然回首,2018年恰逢一代先哲马克思诞辰200周年。

    真理火炬,永燃不灭。“中国共产党就是《共产党宣言》精神的忠实传人。”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指出,我们纪念马克思,是为了向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思想家致敬,也是为了宣示我们对马克思主义科学真理的坚定信念。

    回溯《共产党宣言》进入中国的历程,不仅是马克思主义真理在中国闪光的历史,更是一代代中国共产党人高举旗帜、上下求索,一次次实现着马克思主义普遍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的飞跃,走出一条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光辉道路的写照。

    最早的《共产党宣言》中文译本出版于1920年,译者是浙江义乌人陈望道。而在中国共产党成立后,第一位将《共产党宣言》译成中文的中共党员,同样来自浙江——他叫华岗,生于衢州市龙游县。

    那一年,20多岁的华岗落笔写下“全世界无产阶级联合起来”,宣告了《共产党宣言》新译本的诞生。在白色恐怖的背景中,这本薄薄的小册子成为一盏点亮共产主义的长明之灯,给许多人增添了无限希望和力量。

    回望,是为了更好地前行。值此华岗诞辰115周年和纪念建党97周年之际,衢报传媒集团记者循着华岗人生片段的辙痕,追寻着他的背影,透过人们对他的缅怀,摩挲、感受这位卓越的马克思历史学家和哲学家的信仰求索之路,聆听真理不绝的回响。

    时代剧变

    “历史驱迫着一切有为的青年对政治发言”

    1949年的夏秋之交,置身“三千年未有之变局”中的古老中国巨轮,正撞击着猛烈的时代之澜。

    8月的一天,一艘名为“科隆号”的洪都拉斯籍客轮缓缓驶离香港维多利亚港,沿着中国大陆海岸线一路北上。

    甲板一隅,身着白色衬衣和米色背带西裤的华岗凭栏远眺,望着无垠的蔚蓝大洋和船身两侧不断激荡的白色浪花,若有所思。

    这是一趟迟到了大半年的远行,华岗本应早就前往北平,接受新的岗位和任务,但他消化道出血的旧病复发,旅程一再推迟。

    “科隆号”原计划靠泊上海,临近吴淞口时,前方传来空袭警报——困兽犹斗的国民党空军飞机正轮番轰炸侵扰上海,客轮只得北上青岛。

    与上海擦肩而过的时候,华岗想起了3年前从重庆来到上海,担任中共上海工委书记时,与老搭档、《新华日报》首任社长潘梓年的一番对话。

    那时,国共两党正在和谈,华岗与潘梓年都希望中国能告别战火,开启和平的未来。

    “你打算为新中国做点什么?”潘问道。

    “我还是教书好。培养和教育劳动者是发展生产力的重要问题,教育是根本。”华岗毫不犹豫地说……

    飞涌的浪花不时打在舷窗上,干涸后化作道道盐霜。漫长的旅途中,华岗望着大海不断闪回着自己所经历的革命倥偬生涯,思考着新中国的未来。他知道,硝烟终将散去,梦想正照进现实,美好新生活的朝阳即将从海平面的东方升起。

    9月2日,“科隆号”停泊于青岛大港码头,当华岗信步走下舷梯时,他并不知道,自己后半段的人生竟会在这座美丽的海滨城市黯然折翼。

    并不宽敞的龙口路是一条典型的青岛老街。高大的法国梧桐树下,掩映着许多历史名人故居。那些小洋楼的深深庭院里,裹挟着多少如风往事。

    当年,身为山东大学校长的华岗,就住在龙口路40号,巧合的是,华岗的故乡地名,也带着一个“龙”字。

    最新的考古发掘表明,曾为姑蔑古国旧地的龙游县,其人类活动历史可以追溯到距今9000至1万年前。华岗的故乡庙下乡,就镶嵌在龙游最高峰六春湖的山麓中,周围尽是茫茫竹海。

    1903年5月,18岁的邹容出版了革命理论巨著《革命军》,号召人民起来革命,建立独立自由的“中华共和国”。

    是年6月9日,华岗呱呱坠地。这看似不经意的两个事件,却在历史的冥冥中构成了某种关联。

    1920年,小学毕业后的华岗,以优异成绩顺利考入了位于衢州城区钟楼底的浙江省立第八师范学校(以下简称八师)。

    其时,五四运动的风潮已经席卷到衢州。社会上高涨的反封建思想和革命思潮,促使热爱研读历史的华岗,将视野转向对现实政治的关注和对社会制度的研究。

    “中国社会是什么性质的社会,它是怎样发展来的,今后往哪里去?未来的新社会是什么性质的社会……”随着探索的深入,华岗似乎察觉到了中国急促前行的脚步。

    “历史驱迫着一切有为的青年对政治发言,无论谁,如果他甘愿对历史的鞭策置之不理,历史一点也不会顾惜他。”许多年以后,华岗曾在一次纪念五四运动的讲话中,坦陈自己彼时的心路历程。

    革命红船

    坚持做真理的信徒和人民的公仆

    华岗向往着远方,他必须赶上历史的疾行步履。

    1924年,华岗从浙西衢州的八师转学到浙东宁波的省立第四中学。混沌的甬江,助推着华岗这叶飘零中的懵懂小舟真正蜕变成敢于搏浪的革命红船。

    时任省立第四中学校长的经亨颐,是浙江新文化运动重要人物,著名民主主义教育家。他经常请恽代英、陈望道、吴稚辉等知名人士来校演讲。

    恽代英是中共早期重要领导人之一,正是他给予了华岗革命思想的洗礼。1924年5月,恽代英在《学生杂志》专为“答华少峰(注:华岗的曾用名之一)、若兰两君”,而发表了《学生政治运动与入党问题的讨论》一文。

    “一切政治经济上的罪恶,与其说是人的罪恶,不如说是制度环境的不良所以诱起来人的罪恶。”“必须依靠团体才有力量,必须靠会社,靠党,不然,我们将永远屈服于黑暗势力之下。”“我们必须为中国造一个最有力量的革命党,除了这,没有法子救中国!”在恽代英的引导下,马克思主义的种子在华岗心中悄然播种。

    华岗在21岁时加入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一年后成为中国共产党党员,全身心投身于革命的洪流中,成长为职业革命家。

    这以后,华岗历任过多个省、市的共青团书记,其间还远赴莫斯科参加了中国共产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并随后出席共产国际第六次代表大会以及少共国际第五次代表大会。

    1930年夏,华岗调离团中央,任中共湖北省委宣传部长。其时,武汉的革命形势异常严峻,蒋介石密令武汉警备司令部进行日夜搜查,发现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一经逮捕即可直接枪决。是年冬天,中央决定将长江局人员全部撤回,华岗奉命回到上海不久后,便病倒了。

    面对大革命(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失败的惨痛教训,病榻上的华岗常常陷入深深的忧虑,“我们应该从过去大革命的血泊中找出真正革命的道路。”他利用业余时间,将自己的思考写成一部波澜壮阔的《中国大革命史》,纪念所有曾经牺牲的战友。

    而在此期间,华岗还完成了《共产党宣言》的翻译工作。这部在1930年由上海华兴书局秘密出版的新版《共产党宣言》,采取了隐蔽伪装形式,书名删去“共产党”三个字,只保留“宣言”二字,出版社也化名为“上海中外社会科学研究社”。该书此后得到多次再版重印,为传播马克思主义真理发挥了重要作用,鼓舞了千千万万革命青年,走上了为共产主义理想事业奋斗的道路。

    学界普遍认为,华岗译本的《共产党宣言》开创了6个第一:它是中国共产党成立之后,出版的第一个《共产党宣言》中文全译本;是中国共产党成立之后,第一个由共产党员翻译的《共产党宣言》译本;是我国第一次根据英文版翻译出版的《共产党宣言》,采用的是由恩格斯亲自校阅的1888年英文版本;该书附加的三个德文版序言,是第一次与我国读者见面;是第一次采用英汉对照形式出版的《共产党宣言》;第一次将全文的结尾句译成“全世界无产阶级联合起来”这一全新响亮的口号。

    抗战全面爆发后,国共两党开始第二次合作。中国共产党获准在国统区发行《新华日报》。在董必武的推荐下,再度出任中共湖北省委宣传部长的华岗调任《新华日报》总编辑。

    自诞生之日起,夹缝中求生存的中共党报《新华日报》一直为争取言论自由而战斗,与国民党政府严苛的新闻审查和压制相抗争。

    多年以后,华岗在回忆这段办报生涯时感慨,《新华日报》之所以能在险恶的环境中显示出巨大能量,就在于它能够坚持做真理的信徒和人民的公仆。

    “真理就是实事求是”,在华岗看来,《新华日报》以它的真实性来维护真理,正是“一心一意为人民服务”。

    学者誓言

    “如果没有自由的批评, 任何科学都不能发展、不能进步”

    “我首先是一名战士,其次才是一名学者。”这是华岗对自己人生角色的定位。作为一生求索马克思主义真理的共产主义战士,一生秉承践行实事求是作风的学者,他总是一边奋勇革命一边回望反思。

    无论是身陷囹圄还是卧床养病,华岗永远笔耕不辍,深入书林求真理,留下了《中国大革命史》《中华民族解放运动史》《社会发展史纲》《美学论要》《规律论》等经典的历史与哲学研究专著。

    被誉为中国大学“学报之王”的《文史哲》杂志,即是华岗所提议创办。

    1951年,留在青岛养病的华岗放弃了去中央工作的机会,欣然受邀出任山东大学校长,他说:“国家百废俱兴,最缺人才,为了培养出更多的有用人才,我甘愿如此。”

    主政山东大学期间,华岗始终将教学与科研置于首位,他带头捐出500元,创办学术期刊《文史哲》,不遗余力地推进社会科学研究事业的发展。

    作为《文史哲》杂志社社长,华岗不仅亲自审定每篇稿子,还在繁杂的行政工作之余带头写文章供稿。前35期杂志中,华岗撰写的文章有近40篇。他倡导开展学术争鸣,反对学术问题上以权势压人,创造学术民主风气。

    “如果没有自由的批评,没有不同意见的争论,任何科学都是不能发展、不能进步的。”在华岗的鼓励下,山东大学发起了中国古史分期、亚细亚生产方式、红楼梦研究、农民战争史等一系列学术争鸣,引发了全国学界大讨论,一时间誉满天下。

    直至今天,《文史哲》杂志依然在社科领域拥有广泛影响。2017年4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考察山东大学时,特意来到《文史哲》杂志编辑部。总理认真翻看纸张已经泛黄的创刊号,勉励编辑们说,你们要汲取传承优秀的人文精神,为当今所用,为后世续航。

    上世纪50年代初的山东大学,正处于旧大学向新型社会主义大学转变的关键时期,师生内心思想存在一定的波动和分歧。

    华岗敏锐地觉察到了这一现象。他亲自讲授《社会发展史》等思想政治课,让师生真正了解党的政策,了解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思想,认清政治形势,树立正确的革命人生观。

    曾任山东大学校刊《新山大》记者的田广渠,目睹了华岗开讲政治大课的“盛况”。当时山大校园中心广场有着一片茂密的法国梧桐,每当华岗在此上课时,广场上便人山人海,听众中除了山大师生、家属外,还有青岛市的机关干部、中学教师、工商业者等。石阶上,树荫下,草坪上,处处坐满了拿着笔记本听课的人。

    田广渠回忆,华岗讲课没有讲稿,手里只有几张提纲卡片,却能滔滔不绝讲上几个小时,记录者几乎不用加工,就能复原成材料正确、逻辑严密、语言精练的论文。以至于每次开课,《大众日报》《新华日报》《解放日报》等媒体都会派记者来采访,抢着刊登讲稿。

    华岗在山东大学校园虽然只待了5年,然而这段时光已成为许多山大人最美好的一段回忆。在他的掌舵下,山东大学形成了“文史见长,加强理科,发展生物,开拓海洋”的办学特色。

    1955年8月,正当山东大学事业发展蒸蒸日上之时,华岗却突遭飞来横祸,受到政治迫害,蒙冤入狱长达17年,于1972年5月17日含冤逝世。

    “知识无涯天地宽,须行即骑莫迟惶。双膝未膑当知足,可酬热血换文章。”狱中,华岗以铁骨铮铮的学者誓言继续完成多部学术著作,他留给这个世界的最后一句话是:“历史会证明我是清白的。”

    华岗去世8年之后,中共中央正式批准为华岗平反昭雪,恢复名誉和党籍。

    追忆华岗的人生过往,一个细节常被人们反复提及。“三反五反”期间,山大著名历史学家张维华因曾任“庚子赔款”管委会委员而惹上麻烦,原单位派人来,说他有政治问题、经济问题,要把他带回济南审查。

    山大党委开会研究,有人已经表示同意,但华岗不同意,他说:“齐鲁(注:齐鲁大学)和山大都受共产党领导,都执行党的政策,现在张先生已经是山大人,身负教学任务,没有必要再转回原单位,请他们把有关材料转来山大吧。”

    华岗的这一顶,让张维华免遭一难。不过,华岗自己却难挣脱历史的洪流。

    2003年,费孝通先生题写“革命战士学界楷模”,为华岗一生作出概括和总结。

    感谢龙游县史志办主任黄国平对采访提供帮助。本文参考《丹心可鉴:华岗》(向阳著)、《父亲华岗的传奇人生》(华景杭著)、《华岗:团结就是力量》(高毅哲著)等资料。